说戏:《二进宫》(带有京剧和曲剧《二进宫》全场戏词)

点击数:77612010-12-01 10:20:28 来源: 戏曲出版网

《大保国》、《探皇陵》、《二进宫》,全本合称《龙凤阁》,京剧简称为《大·探·二》,是极其繁重的唱功戏,至少从我记事儿的上世纪四五十年代,到现在已演了60多年。记得我上初中时,关正明先生到开封演出这出戏,我冲着先生大名,进戏院看了演出。外地京剧团到开封演出,大部分带去的是《红娘》、《红楼二尤》、《红鬃烈马》等一些容易看懂的戏,前面加演一些武打戏,像《大·探·二》需要了解许多历史知识的唱功戏是不多的。进剧场后观众依然不少,特别是那些老戏筋,听得津津有味,或击着节拍,或摇着脑袋,合着演员的唱腔,品着个中韵味。我却怎么也提不起兴趣来,没有演完就提前退场了。不过那时年轻好胜,就不服我为什么看不懂这出戏?打那以后,我就在学习历史上下了功夫,从此看宫廷戏,不能说能把故事情节前前后后说得清清楚楚,但至少能理解故事的原委。

 

《大·探·二》这三出连在一起的折子戏,其中《大保国》剧情是:明穆宗(载垕)死后,太子年幼,李艳妃垂帘听政;其父李良,蒙蔽李妃,企图篡位,李亦欲让帝位。定国公徐彦昭,兵部侍郎杨波,于龙凤阁严词谏阻,李妃执迷不听,君臣争辩,不欢而散。《探皇陵》剧情是:徐彦昭谏李妃不听,乃谒皇陵,哭拜于先帝陵前,杨波率子弟兵至,共同会合。第三折《二进宫》是本剧最精彩的一折,可以单独抽出来演出。剧情是:李良谋篡,封锁昭阳院,使内外隔绝,李妃始悟其奸,独居悔叹。徐彦昭、杨波二次进宫进谏,李妃感悟,遂以国事相托,后杨波领兵,诛斩李良。

 

三折戏连在一起,清楚地演绎了明朝初期在宫廷内发生的一场惊心动魄的权利斗争。这里没有武打,没有厮杀,也没有灯光布景,只用一桌两椅;除了有些历史故事需要了解外,唱词的文学性也不高,全凭三个主要演员(一生、一旦和一个铜锤花脸)的唱腔和程式化的表演交代剧情,这就是中国戏曲的魅力。


  《二进宫》这折戏,演到徐延昭、杨波二次进宫进谏时,李艳妃居住的昭阳院已经被封锁,其父李良篡位之心已充分暴露,是依顺亲生父亲?还是辅佐自己的亲生儿子(即所谓幼主)?陷入两难境地。在这样危急时刻,掌握大权的徐、杨二臣敢于入宫进谏,李艳妃深感二人的一片忠诚,于是抱幼主对二人下跪哭诉愧悔之意,并将幼主托付给徐延昭,命其想办法,以保明室社稷。徐延昭力挺杨波,说他智勇双全,公忠可托。后来李艳妃听从其建议,三人遂在宫中对天立誓,并加封徐、杨,请二位扶保幼主共可托孤于他们,后来杨波斩了李良,扶太子即位,宣扬的是“忠君”思想,主题并没有什么积极意义。但这出戏之所以能成为京剧的经典,为众多名家所常演不衰,靠什么呢?不靠大制作,靠的是几辈京剧演员打造出来的经典唱腔,这些成套唱腔悦耳动听,精彩纷呈,成为老生、铜锤花脸、青衣所必修、必练的唱功教材。

 

 

京剧界有一句俗语:叫文怕《二进宫》。怕什么呢?京剧界向来看戏是冲着角来的,怕这出戏腔唱不好,或者唱得走了样,没人来买票。当然于魁智、李胜素、孟广禄三位名家演的《大·探·二》代表着当今京剧界的最高水平,依然为他们的名气所支撑。

 

这出戏除京剧外,川剧、徽剧、汉剧、湘剧、滇剧、河北梆子、秦腔、豫剧、曲剧、晋剧等剧种均有此剧目。河南豫剧及曲剧,大平调中往往只演《二进宫》,因为这一折是最精彩一折。但近年来,可能因为农村识字不多的不喜欢看个缘故,这出戏就几乎不见舞台演出,只在前几年的《梨园春》上,张新芳有几分钟的演出视频。《二进宫》在河南戏中除了张新芳大师的唱腔外,并没有留下精彩的唱段,该不该保留下来,本人难于发表意见。不过我搜索出张新芳大师早期演出的《二进宫》剧本唱词,连同音频也一并介绍给大家,因为在以“三小戏”起家的曲剧中,能有如此生旦净齐全的宫廷戏实在难能可贵,也可以说,是研究曲剧时是重要的参考资料。当然在此以前要介绍京剧版本的《大·探·二》及其视频了。

全剧剧本:纯文本格式

李艳妃 (内白) 唉!先王啊……

(宫女、徐小姐、李艳妃同上。)

李艳妃 (二簧慢板) 自那日与徐杨决裂以后,

看一看不觉是八月中秋。

先王爷晏了驾太子年幼,

太师爷起下了篡位奸谋。

他那里父女情全然无有,

竟把我孤儿寡母当作了马牛。

徐小姐把守在宫门口,

怕的是太师爷来把宫搜。

徐延昭 (内白) 大人请!

杨波 (内白) 千岁请!

(徐延昭、杨波、杨公子同上。)

徐延昭 (二簧摇板) 探罢皇灵到昭阳,

杨波 (二簧摇板) 宫门上锁是贼李良。

徐延昭 (二簧摇板) 铜锤付与大人掌,

(杨波接锤,交付杨公子。)

杨波 (二簧摇板) 击开宫门见皇娘。

杨公子 (白) 遵命。

(二簧摇板) 铜锤一举双环断,

徐小姐 (二簧摇板) 何人大胆闯昭阳?

徐延昭、

杨波 (同白) 我儿休要动手,此乃(杨四公子)(徐小姐),向前见礼。

杨公子 (白) 小将有礼。

徐小姐 (白) 还礼。

(杨公子下。)

徐延昭 (白) 我儿启奏国太:就说徐、杨二家宫门候旨求见。

(徐小姐进内。)

徐小姐 (白) 启奏国太:徐、杨二家宫门候旨求见。

李艳妃 (白) 宣他二人进宫!

徐小姐 (白) 国太有旨:徐杨二家进宫。

徐延昭 (白) 领旨。

大人!

杨波 (白) 千岁!

徐延昭 (白) 此番进宫,将保国之事,启奏国太。

杨波 (白) 全仗千岁。

徐延昭 (白) 大人请!

杨波 (白) 千岁请!

(二簧慢板) 千岁爷进寒宫休要慌忙,

站宫门听学生细说比方:

昔日里楚汉两争强,

鸿门设宴要害汉王。

张子房背宝剑把韩信来访,

九里山前摆下战场。

逼得个楚项羽乌江命丧,

到后来封韩信三齐王。

他朝中有一位萧何丞相,

后宫院有一位吕后娘娘。

君臣们摆下了天罗地网,

三宣韩信命丧未央。

九月十三雪霜降,

盖世忠良不能久长。

千岁爷进寒宫学生不往。

徐延昭 (白) 怕者何来?

杨波 (二簧慢板) 怕的是辜负了十年寒窗、九载遨游、八月科场、七篇文章,才落得个兵部侍郎,怕只怕无有下场!

徐延昭 (白) 大人!

(二簧原板) 说什么学韩信命丧未央,

站宫门听老夫改说一桩:

先王爷怎比得汉高皇上,

龙国太怎比得吕后皇娘;

李良贼怎比得萧何丞相,

大人怎比三齐王。

这寒宫权当作鸿门宴上,

有老夫比樊哙、怀抱铜锤、保驾身旁,料也无妨。

杨波 (二簧原板) 我好比鱼儿闯过了千层罗网,

受了些惊怕,着了些慌忙。

徐延昭 (二簧原板) 只要你忠心把国掌,

老夫保你满门无伤,

杨波 (二簧原板) 千岁爷保学生满门无伤,

舍死忘生闯进昭阳。

徐延昭 (二簧原板) 前面走的开国将,

杨波 (二簧原板) 后面跟随兵部侍郎。

徐延昭 (二簧原板) 站立在宫门朝内望,

李艳妃 (哭) 先王啊……

杨波 (二簧原板) 又只见龙国太怀抱太子、两泪汪汪、口口声声哭的是先王!

徐延昭 (二簧原板) 龙国太哭的是江山难掌,

杨波 (二簧原板) 摆一摆手儿切莫要承当。

徐延昭 (二簧原板) 进宫去休行那君臣大礼,

杨波 (二簧原板) 学一个文站东,

徐延昭 (二簧原板) 武列西,

徐延昭、

杨波 (同二簧原板) 各自分班站立在两厢。

李艳妃 (白) 先王啊!

(二簧慢板) 李艳妃坐昭阳前思后想,

想起了朝中事无有主张。

耳边厢又听得朝靴底响,

想必是徐、杨进了昭阳。

有几句话儿我不好言讲,

我只得怀抱太子、两泪汪汪、口口声声哭的是先王!

徐延昭 (二簧原板) 怀抱着幼主爷江山执掌,

杨波 (二簧原板) 为什么恨天怨地,假带愁肠所为那桩?

李艳妃 (二簧原板) 并非是哀家假带愁肠,

都只为我朝中不得安康。

杨波 (二簧原板) 我朝中有什么祸从天降?

徐延昭 (二簧原板) 你就该请太师进宫来,父女们商量又待何妨?

李艳妃 (二簧原板) 太师爷心肠如同王莽,

他要夺我皇儿锦绣家邦。

徐延昭 (二簧原板) 太师爷娘娘的父,他本是皇亲国丈,

杨波 (二簧原板) 未必他一旦无情,起下了篡位的心肠。太师爷忠良!

李艳妃 (二簧原板) 你道他无有那篡位的心肠,

封锁昭阳为的是哪桩?

杨波 (二簧原板) 臣七月十三也曾把三本奏上,国太偏偏要让,

徐延昭 (二簧原板) 你言道:大明朝有事无事、不用徐杨二奸党,赶出朝房,龙国太自立为王。

李艳妃 (二簧原板) 先前的话儿休要讲,

不看哀家看在先王。

徐王兄保幼主登龙位上,

我封你一字并肩王。

徐延昭 (二簧原板) 老臣年迈难把国掌,

要保国还是那兵部侍郎。

李艳妃 (二簧原板) 徐王兄年纪迈难把国掌,

转面来叫一声兵部侍郎:

你保幼主登龙位上,

你的名儿万古扬。

杨波 (二簧原板) 吓得臣低头不敢望,

战战兢兢启奏皇娘:

臣昨晚修下了辞王本,

今日里进宫来辞别皇娘。

望国太开恩将臣放,

放臣还乡落得个安康。

李艳妃 (二簧原板) 他二人把话一样讲,

倒叫哀家无有主张。

无奈何怀抱太子跪在昭阳,

徐延昭 (二簧原板) 吓坏了定国王!

杨波 (二簧原板) 兵部侍郎!

徐延昭 (二簧原板) 自从盘古立帝邦,

杨波 (二簧原板) 君跪臣来臣怎敢当!

李艳妃 (二簧原板) 非是哀家来跪你,

跪的是我皇儿锦绣家邦。

徐延昭 (二簧原板) 锦家邦来锦家邦,

杨波 (二簧原板) 臣有一本启奏皇娘。

徐延昭 (二簧原板) 昔日里有一个李文、李广,

杨波 (二簧原板) 弟兄双双扶保朝纲;

徐延昭 (二簧原板) 李文北门带箭丧,

杨波 (二簧原板) 伴驾山前又收李刚。

徐延昭 (二簧原板) 收了一将损伤一将,

杨波 (二簧原板) 一将倒比一将强。

徐延昭 (二簧原板) 到后来保太子登龙位上,

杨波 (二簧原板) 反把那李广斩首在法场。

徐延昭 (二簧原板) 这都是前朝的忠臣良将,

杨波 (二簧原板) 哪一个忠良又有下场?

李艳妃 (二簧原板) 有下场来无下场,

细听哀家说个比方:

昔日里有个潘老丞相,

李氏夫人替了皇娘。

紫竹林内生太子,

他的名儿万古扬。

徐延昭 (二簧原板) 困龙思想长江浪,

杨波 (二簧原板) 虎落平阳想奔山岗。

徐延昭 (二簧原板) 国太思来国太想,

杨波 (二簧原板) 谁是忠良哪个是奸党?

李艳妃 (二簧原板) 忠良本是徐、杨将,

奸党本是我父李良。

二卿不把国来掌,

哀家跪死在昭阳!

徐延昭 (二簧摇板) 铜锤一举娘娘请上,

杨波 (二簧摇板) 杨波搀起定国王。

徐延昭 (二簧摇板) 回头来奏一道太平表章,

老杨波搬来了众家儿郎。

李艳妃 (白) 呀!

(二簧摇板) 听说是杨波搬兵到,

不由哀家喜眉梢。

太子交与小姐抱,

徐小姐 (二簧摇板) 双手付与老年高。

徐延昭 (二簧摇板) 用手接过大明后,

(白) 大人!

杨波 (白) 千岁!

徐延昭 (二簧摇板) 你保幼主坐龙楼。

杨波 (二簧摇板) 用手接过龙一条,

两眼睁睁把臣瞧。

低下头来生计巧……

(白) 千岁!

(二簧摇板) 浑身上下似水浇,难以保朝。

徐延昭 (二簧摇板) 大人不必生计巧,

你的心事某猜着,

莫不是保幼主嫌官小……

(白) 是与不是?

杨波 (白) 这个……

徐延昭、

杨波 (同笑) 哈哈哈……

徐延昭 (白) 国太!

(二簧摇板) 加封杨波好保朝。

李艳妃 (白) 杨波听封!

杨波 (白) 臣。

李艳妃 (二簧摇板) 我封你七岁孩童戴纱帽,

九岁女儿进皇朝,

封你太子太保多荣耀, ①

子子孙孙爵禄高。

(李艳妃、徐小姐、宫女同下。)

杨波 (二簧摇板) 叩罢头来谢龙恩,

徐延昭 (二簧摇板) 徐延昭代驾且平身。

杨波 (二簧摇板) 一文,

徐延昭 (二簧摇板) 一武,

徐延昭、

杨波 (同二簧摇板) 出宫门,

杨波 (二簧摇板) 仗着太子叫皇兄:

大明江山还仗你,

徐延昭 (二簧摇板) 保国家全仗你杨家父子兵。

(徐延昭、杨波同下。)

 

 

【责任编辑:(Top) 返回页面顶端
下一篇 -->

曲剧《二进宫》全场唱词(张新芳磁带版本)

[老剧本}昆曲「断桥」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