戏曲出版网

[老剧本}昆曲「断桥」

点击数:38272010-09-17 11:35:47 来源: 戏曲出版网

昆曲 斷 

白娘娘:梅蘭芳

青  兒:梅葆玖

許  仙:俞振飛

白娘娘:(白)哎呀,好苦哇!(唱「山坡羊」)頓然間,哎呀!鴛鴦折頸。(呼疼)啊喲!

青  兒:(白)看仔細!

白娘娘、青  兒:(同唱)唉,奴薄命孤鸞照命。好教我淚珠暗滾。哎呀!怎知他一旦多薄倖。

白娘娘:(白)哎呀!

青  兒:(白)娘娘吃了苦了。

白娘娘:(白)青兒啊。

青  兒:(白)娘娘。

白娘娘:(白)可恨法海竟不放俺官人下山。與他爭鬥,奈他法力無邊,險被擒拿。幸借水遁而

        逃,來到臨安;不然險遭一命。(哭)

青  兒:(白)娘娘,仔細想來都是許仙那廝薄倖。倘此番見面,斷斷不可饒恕他。

白娘娘:(白)便是。

青  兒:(白)如今我們往哪裡安身才好?

白娘娘:(白)許郎的姊丈,在此錢塘居住;我和你投奔到彼,再作道理。

青  兒:(白)倘若不肯相留如何是好?

白娘娘:(白)不妨。且到彼再處。

青  兒:(白)如此,娘娘請。

白娘娘:(白)啊喲,啊喲!

青  兒:(白)娘娘,為什麼啦?

白娘娘:(白)我腹中疼痛,寸步難行,怎生挨得到彼呀!

青  兒:(白)哎呀呀!想是要分娩了。喏喏喏,前面已是斷橋亭;待我扶著娘娘,去至亭中稍坐

        片時再行便了。

白娘娘:(白)使得。唉,許郎啊,我和你恩情非淺,不想你這般薄倖,哎呀,好凄慘人也。

青  兒:(白)可憐!

白娘娘:(白)(接唱)唉,忒硬心。哎喲……

青  兒:(白)娘娘。

青  兒:(白)娘娘看仔細。

白娘娘:(接唱)怎不教人雨淚淋。無端拋閃,拋閃無投奔。青兒呀!

青  兒:(白)娘娘。

白娘娘:(想)我細想前情。好教人氣滿襟。凄情,不覺的鸞鳳分;傷情,怎教再和鳴。

許  仙:(接唱前腔)一程程錢塘將近,驀過了千山萬嶺;錦層層過眼煙雲,虛飄飄魂斷藍橋境。

        (白)悔不該去往金山燒香,連累我家娘子受盡苦楚,這都是我的不是啊!想我與娘子恩

        情非淺,平日待我十分體貼,故此我下得山來,尋找娘子的下落。(忽然想起)啊呀慢

        來,想金山之事,那青兒必然懷恨於我,倘若見面,定不與我干休,這這……倒叫我猶豫

        不定,進退兩難。哦,有了,我不免去到姐丈家中暫且安身再做計較。(接唱)且在錢塘

        安身。愁煞人進退無門。尋思教我兩下分如迸;只怕怨雨愁雲恨未平,追省,感垂憐相救

        恩;傷心,痛往事暗傷情。

白娘娘、青  兒:(白)許仙!

許  仙:(白)啊!

白娘娘、青  兒:(白)往哪裡走!

許  仙:(白)哎呀,嚇死我也,嚇……嚇死我也!你看,那邊青兒,同著娘子,怒氣沖沖,追趕

        前來,哎呀!我此番性命休矣!(接唱「五供養」)我雙眼定睛……

白娘娘、青  兒:(白)許仙!

許  仙:(接唱)呀!忽聽他言,相叫聲聲;遙觀青兒娘子到,心內戰兢兢。哎呀,蒼天憐憫!竟

        無處將身遮隱,怎香天相救這災星,罷!我暫時拚命向前行。

白娘娘、青  兒:(白)許仙!往哪裡走!

許  仙:(白)哎喲,哎喲!

白娘娘、青  兒:(白)許仙,往哪裡走。

白娘娘、青  兒:(同唱「玉交枝」)輕分鸞鏡,那知他豺狼心性。思量到此教人恨。全不想鳳枕

        鴛衾。

青  兒:(白)娘娘,你看許仙見了我們,反自逃奔。哎呀,咦!思之可恨!

白娘娘:(白)不必多言,我和你急急趕上前去。

青  兒:(白)娘娘請。

白娘娘:(接唱)誰知今朝絕恩情!教人不覺添悲哽!哎喲!

青  兒:(白)看仔細。

白娘娘:(接唱)哎呀,那怕他插翅飛騰!我這裡急忙追奔。(白)許仙!往哪裡走!

許  仙:(白)哎呀,啊,哎呀!

許  仙:(唱「川撥棹」)我行步緊。願葵賜救星。止不住珠淚盈盈,止不住珠淚盈盈。

許  仙:(白)哎呀,且住!看她們緊緊追來,教我向何處躲避呀!也罷!我不免上前相見,這生

        死付之天命也。(接唱)我向……

白娘娘:(白)許仙!

許  仙:(白)哎喲!

許  仙:(接唱)向前行心內戰兢。

白娘娘、青  兒:(唱)笑伊行何處行,笑伊行何處行!

許  仙:(白)哎呀,娘子,娘子!

白娘娘:(白)你好薄情也……

許  仙:(白)啊,娘子,為休這般狼狽來到這裡介?

白娘娘:(白)你聽信讒言,把夫婦恩情一旦相拋,累我們受此苦楚。喂呀,還要問它怎麼?

青  兒:(白)還要問他怎麼?

許  仙:(白)是,是。——娘子請息怒,聽卑人一言相告。

青  兒:(白)你且講來!

許  仙:(白)是。我那日上山,本欲就歸。

青  兒:(白)為何不歸?

許  仙:(白)咦!都被那法海將言煽惑,連累娘子受此苦楚,實非卑人之過呀。

青  兒:(白)許仙,你且收了這假慈悲。走來!

許  仙:(白)青姐有何話講?

青  兒:(白)我來問妳;娘娘是何等的待你?

許  仙:(白)娘子,是好的。

青  兒:(白)卻又來,不念夫妻恩情,虧你下得這般毒手,於心何忍!

許  仙:(白)哎呀,冤哉呀!

青  兒:(白)於心何忍!(打許仙)

許  仙:(白)娘子,饒恕卑人吧。

青  兒:(白)娘娘,不要睬他!

許  仙:(白)饒恕卑人吧。

青  兒:(白)不要睬他。

許  仙:(白)哦……哦……

白娘娘:(白)咳,冤家!(唱「金絡索」)曾同鸞鳳衾……指望交鴛頸,不記得當時曾結三生

        證!如今負此情,反背前盟。

許  仙:(白)卑人豈敢。

白娘娘:(接唱)你聽信讒言屢屢起狼心!哎呀,害得我幾喪殘生,進退無門,怎不教人恨?

許  仙:(接唱)娘行須三省,乞望生憐憫。感你恩情,我指望諸歡慶。娘行鑒慈心,幾做鸞鳳

        分。哎呀,娘子啊,望海涵命。——(白)青姐。(接唱)煩你勸解,全仗賴卿卿。——

        伏望娘行暫息雷霆。喏,容賠罪生歡慶。(白)娘子,饒恕卑人罷!

青  兒:(白)娘娘,不要睬他!

許  仙:(白)哦……哦……

白娘娘:(白)我且問你,下次可敢了。

許  仙:(白)下次再……再也不敢了。

白娘娘:(白)如此起來。

許  仙:(白)啊?

青  兒:(白)起來!

許  仙:(白)是,是。多謝娘子。

白娘娘:(白)如今我們往哪裡安身才好?

許  仙:(白)不妨,且到我姐丈家中暫且住下,再作道理。

白娘娘:(白)但此去切不可提起金山之事;倘若洩漏,決不與你干休!

許  仙:(白)是,是,卑人怎敢。娘子請!

白娘娘:(白)啊喲!啊喲!

許  仙:(白)娘子,為什麼啦?

青  兒:(白)他還不曉得!

白娘娘:(白)我腹中疼痛,寸步難行,哎呀,怎生挨得到彼呀!(哭)

許  仙:(白)噢,想是要分娩了。啊娘子,我同青姐扶至前面,雇乘小轎而行便了。

白娘娘:(白)咳,許郎啊。

許  仙:(白)娘子。

白娘娘:(唱「尾聲」)此行休得洩真情。

青  兒:(接唱)兩下裡又生歡慶。

白娘娘:(白)啊,青兒。

許  仙:(白)青姐。

青  兒:(不理)……

白娘娘:(白)青兒。

青  兒:(白)娘娘。

白娘娘:(白)想此事非關許郎之過呀。

許  仙:(白)是呀,實非卑人之過。

白娘娘:(白)都是法海不好。

許  仙:(白)都是法海不好哇!

白娘娘:(白)諒他下次再不敢了。

許  仙:(白)下次再也不敢了。

白娘娘:(白)饒恕他罷!

許  仙:(白)饒恕我罷!

白娘娘:(白)饒恕他罷!

許  仙:(白)饒恕我罷!

青  兒:(白)只怕未必。

白娘娘:(白)咳,我也不怨別的喲!

許  仙:(白)哎呀,娘子呀,敢是卑人麼?

白娘娘:(白)哎呀,喏!(接唱)只恨我命犯我也迍逗,哎呀,遇惡僧。(白)哎呀,……

許  仙:(白)娘子,看仔細。

白娘娘:(白)青兒!

青  兒:(無可奈何)咳!(三人同下)

             摘自中國電影發行公司、北京電影制片廠出品的「梅蘭芳的舞台藝術」(上集)

[老劇本}昆曲「斷橋」(選自影片鈥溍诽m芳的舞台藝術鈥

[老劇本}昆曲「斷橋」(選自影片鈥溍诽m芳的舞台藝術鈥

[老劇本}昆曲「斷橋」(選自影片鈥溍诽m芳的舞台藝術鈥

【责任编辑:(Top) 返回页面顶端
下一篇 -->

说戏:《二进宫》(带有京剧和曲剧《二进宫》全场戏词)

谁说女子享清闲(豫剧花木兰)

<--上一篇